首页 > 正文
癫痫治疗智爱行动公益中国行,上海治小儿癫痫哪里好,安徽治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江苏治疗儿童癫痫的药,南京看癫痫有哪些医院,南京中药治疗癫痫病好吗,安徽治癫痫得花多少钱,南京有癫痫孩子就会很笨吗,浙江有治好的癫痫病者吗,江苏小孩癫痫如何治疗,江苏哪个医院可以根治癫痫病,安徽市癫痫病医院专科,安徽治疗癫痫的用药原则是

  原标题:[解局]敢跟美国杠,土耳其吃了啥牌子的豹子胆?

美国与土耳其,曾经北约的两个盟友最近却闹得不可开交。

  美国与土耳其,曾经北约的两个盟友最近却闹得不可开交。  

  10月8日,美土相互“拒签”;两天之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表示,土耳其官员将抵制美国驻安卡拉大使,不再将其视为美国驻土耳其代表。两国关系走向冰点,甚至有人断言:美国土耳其不可能重修旧好了。

  

  前不久,土耳其法庭裁定《华尔街日报》一名记者因从事恐怖主义宣传获罪,判处她两年零一个月监禁,理由是,2015年她撰写了一篇文章,事关土耳其安全部队与库尔德分裂分子在土耳其东南部的一次冲突。上周,土耳其还违背“美国使团设施和人员安全”的承诺,逮捕了一名曾在美国领事馆工作的土耳其公民,明显就是让美国下不来台。

  美国当然也不好惹。华盛顿当局随即宣布暂停美国在土耳其的签证服务。土方立马又对美拒签以牙还牙,甚至以抵制美国大使的方式,表现出更为强硬的态度。这已经完全不是奥巴马上台时期两国那般“恩爱”了。

  但奥巴马执政期间,美土关系虽然紧密,安全问题依然是两国间的疙瘩。当时,奥巴马对中东基本采取了“能抽身则抽身”的态度,先从伊拉克撤军,再拒绝直接介入叙利亚打击ISIS。这种一无所成的中东政策,除了造成ISIS坐大之外,也让中东变得“碎片化”,出现了“权力真空”。

  于是,土耳其试图填补这种“真空”。为了追求自己理想中的“强大土耳其”,埃尔多安采取的种种内政外交政策其实跟西方的价值观是绝少一致性的。埃尔多安治下的土耳其,从来不是美国想要的民主的、西化的土耳其,而是奥斯曼式的东方霸主土耳其。

  

  土耳其与西方的渐行渐远,有其历史原因,也是西方国家决策失利的结果。

  在埃尔多安执政前,土耳其本是亲西方的。冷战期间,土耳其因为地处黑海到东地中海的要冲,对于竭力封堵苏联的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来说意义重大,因此西方拼命拉拢土耳其。而当时的土耳其,实行的是“国父”凯末尔确定的严格世俗化和民主共和制,所以表面的社会价值观与西方国家差距不大,而面对苏联南下的战略压力,加入一个强大的军事同盟体制显然可以极大改善自己安全环境。

  如此一来,尽管土耳其跟欧洲国家有着明显的文化背景差异和种种历史纠葛,北约组织仍然慷慨接纳了土耳其。土耳其不仅在政治社会制度上紧跟西方,在经济发展战略上也不断向欧洲靠拢。从欧共体时代开始到欧盟,土耳其一直努力让自己成为欧洲的一份子。

  不过土耳其“向西”靠拢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

  从土耳其成为“入欧”的候选国开始,各种谈判就变成了漫长的马拉松,与华约崩溃后的东欧国家纷纷“入欧”相比,身为北约盟国的土耳其为“入欧”所做的种种努力却成了竹篮打水。

  宗教色彩浓厚的埃尔多安掌权后,一改土耳其紧密联系西方的思路,“掉头向东”,巧妙利用历史和宗教因素打入海湾国家市场,通过劳务出口工程承包等等方式,迅速拉动了土耳其经济快速增长,一举跳出了长期经济低迷的困境。这也改变了土耳其主流的社会认同,以“泛突厥”为代表的亲东方意识形态快速崛起,成为一支有力的思想力量。

  谁曾想,“泛突厥”思想在“阿拉伯之春”后迅速发展扩大,成就了ISIS,并突然从伊拉克崛起并迅速在叙利亚恶性膨胀起来,后来干脆狂妄地向着整个文明世界宣战,并且要把半个欧亚大陆席卷其黑旗之下。

  当恐怖主义成为世界公敌,埃多尔安不得不重新考虑宗教态度和东西方策略。特别是俄罗斯直接出兵叙利亚扭转战局后,土耳其直接支持的反对派溃不成军。于是,埃尔多安索性仰仗北约成员的身份,在2015年底断然击落了俄罗斯驻叙部队的轰炸机。这等于重新向西方纳了“投名状”。

  然而,北约成员国却不想被拖入一场与俄罗斯的战争中,对土耳其的这一举动表现冷淡。这让埃尔多安很是尴尬,对西方越发疑虑。

  

  库尔德问题让这种疑虑变成了巨大的裂痕。

  为了打击ISIS,美国大力扶植库尔德工人党派,为其提供武装。这一下就触动了土耳其敏感的神经。在土耳其东南部30%的土地上,占据人口总数20%的库尔德人始终存在独立倾向,而在与之相邻的伊拉克,库尔德人已经进行了独立公投。美国这一做法显然超过了埃尔多安的底线。

  忍无可忍之下,埃尔多安立即抓住俄罗斯不计前嫌伸出的“友谊之手”。他亲赴莫斯科向普京就土方击落俄飞机一事道歉,并且跟俄罗斯结成了统一阵线。有了俄罗斯的支持,土军迅速出动扶植自己嫡系“反对派”控制了一片地盘把库尔德控制区切分成了两半。这一切显然都是想要利用库尔德人快速歼灭ISIS的美国不愿意看见的。

  既然都闹掰了,土耳其当然不介意再往前走一步。一方面继续跟俄罗斯加强合作甚至共同协调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甚至不顾北约组织多次警告引入俄制武器系统,另一方面则是狠狠打击美国支持的库尔德武装。

  “天要下雨娘要嫁”,土耳其既然对北约不够忠诚,那美国也就没必要给脸色了。一些美国国会议员甚至要求政府制裁土耳其。如果此事一旦在国会通过,那么很可能出现北约盟主制裁一个北约成员的奇观。

  

  然而,即使矛盾已经接近白热化,是否真的要彻底“拉黑”,两国其实都有顾虑。毕竟,要考虑的因素还有太多。

  经济因素是埃尔多安不得不考虑的。

  要知道土耳其国内,他的主要支持率就来自于经济的发展。美国作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其操弄经济杠杆的手段,土耳其根本招架不起。最近一段时间里,土耳其的货币始终因为经济形势而不断下跌。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土耳其未来的经济状态不容乐观。如果经济发展长期受困,土耳其国内的反对势力会借机闹事,直接威胁到老埃的执政基础。

  而对美国来说,由于自身实力的衰减,世界上几个跟美国利益有重大关切的热点地区已经疲于应付了,如果真要摧毁政变都无法动摇的埃尔多安政权,显然要花很大力气,几乎不可能。况且,土耳其毕竟还是个北约盟国,使用过于激烈的手段造成北约分裂,必然成为美国的重大挫败,尤其是在东地中海这个对俄包围的重要地带,一旦出现一个缺口,这个地缘危机的代价过于沉重。

  所以,总的来说,如果埃尔多安不改变执政立场,美土关系的疏远是一种难以挽回的趋势。但双方都是明白人,横跨欧亚战略要冲的土耳其也深知他在美俄两国间的价值,吵归吵,闹归闹,不会“老死不相往来”。不过,这世界早已不是一个霸权独揽的天下了,美国hold不住的故事,以后还会有。

责任编辑:张迪

  原标题:[解局]敢跟美国杠,土耳其吃了啥牌子的豹子胆?

美国与土耳其,曾经北约的两个盟友最近却闹得不可开交。

  美国与土耳其,曾经北约的两个盟友最近却闹得不可开交。  

  10月8日,美土相互“拒签”;两天之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表示,土耳其官员将抵制美国驻安卡拉大使,不再将其视为美国驻土耳其代表。两国关系走向冰点,甚至有人断言:美国土耳其不可能重修旧好了。

  

  前不久,土耳其法庭裁定《华尔街日报》一名记者因从事恐怖主义宣传获罪,判处她两年零一个月监禁,理由是,2015年她撰写了一篇文章,事关土耳其安全部队与库尔德分裂分子在土耳其东南部的一次冲突。上周,土耳其还违背“美国使团设施和人员安全”的承诺,逮捕了一名曾在美国领事馆工作的土耳其公民,明显就是让美国下不来台。

  美国当然也不好惹。华盛顿当局随即宣布暂停美国在土耳其的签证服务。土方立马又对美拒签以牙还牙,甚至以抵制美国大使的方式,表现出更为强硬的态度。这已经完全不是奥巴马上台时期两国那般“恩爱”了。

  但奥巴马执政期间,美土关系虽然紧密,安全问题依然是两国间的疙瘩。当时,奥巴马对中东基本采取了“能抽身则抽身”的态度,先从伊拉克撤军,再拒绝直接介入叙利亚打击ISIS。这种一无所成的中东政策,除了造成ISIS坐大之外,也让中东变得“碎片化”,出现了“权力真空”。

  于是,土耳其试图填补这种“真空”。为了追求自己理想中的“强大土耳其”,埃尔多安采取的种种内政外交政策其实跟西方的价值观是绝少一致性的。埃尔多安治下的土耳其,从来不是美国想要的民主的、西化的土耳其,而是奥斯曼式的东方霸主土耳其。

  

  土耳其与西方的渐行渐远,有其历史原因,也是西方国家决策失利的结果。

  在埃尔多安执政前,土耳其本是亲西方的。冷战期间,土耳其因为地处黑海到东地中海的要冲,对于竭力封堵苏联的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来说意义重大,因此西方拼命拉拢土耳其。而当时的土耳其,实行的是“国父”凯末尔确定的严格世俗化和民主共和制,所以表面的社会价值观与西方国家差距不大,而面对苏联南下的战略压力,加入一个强大的军事同盟体制显然可以极大改善自己安全环境。

  如此一来,尽管土耳其跟欧洲国家有着明显的文化背景差异和种种历史纠葛,北约组织仍然慷慨接纳了土耳其。土耳其不仅在政治社会制度上紧跟西方,在经济发展战略上也不断向欧洲靠拢。从欧共体时代开始到欧盟,土耳其一直努力让自己成为欧洲的一份子。

  不过土耳其“向西”靠拢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

  从土耳其成为“入欧”的候选国开始,各种谈判就变成了漫长的马拉松,与华约崩溃后的东欧国家纷纷“入欧”相比,身为北约盟国的土耳其为“入欧”所做的种种努力却成了竹篮打水。

  宗教色彩浓厚的埃尔多安掌权后,一改土耳其紧密联系西方的思路,“掉头向东”,巧妙利用历史和宗教因素打入海湾国家市场,通过劳务出口工程承包等等方式,迅速拉动了土耳其经济快速增长,一举跳出了长期经济低迷的困境。这也改变了土耳其主流的社会认同,以“泛突厥”为代表的亲东方意识形态快速崛起,成为一支有力的思想力量。

  谁曾想,“泛突厥”思想在“阿拉伯之春”后迅速发展扩大,成就了ISIS,并突然从伊拉克崛起并迅速在叙利亚恶性膨胀起来,后来干脆狂妄地向着整个文明世界宣战,并且要把半个欧亚大陆席卷其黑旗之下。

  当恐怖主义成为世界公敌,埃多尔安不得不重新考虑宗教态度和东西方策略。特别是俄罗斯直接出兵叙利亚扭转战局后,土耳其直接支持的反对派溃不成军。于是,埃尔多安索性仰仗北约成员的身份,在2015年底断然击落了俄罗斯驻叙部队的轰炸机。这等于重新向西方纳了“投名状”。

  然而,北约成员国却不想被拖入一场与俄罗斯的战争中,对土耳其的这一举动表现冷淡。这让埃尔多安很是尴尬,对西方越发疑虑。

  

  库尔德问题让这种疑虑变成了巨大的裂痕。

  为了打击ISIS,美国大力扶植库尔德工人党派,为其提供武装。这一下就触动了土耳其敏感的神经。在土耳其东南部30%的土地上,占据人口总数20%的库尔德人始终存在独立倾向,而在与之相邻的伊拉克,库尔德人已经进行了独立公投。美国这一做法显然超过了埃尔多安的底线。

  忍无可忍之下,埃尔多安立即抓住俄罗斯不计前嫌伸出的“友谊之手”。他亲赴莫斯科向普京就土方击落俄飞机一事道歉,并且跟俄罗斯结成了统一阵线。有了俄罗斯的支持,土军迅速出动扶植自己嫡系“反对派”控制了一片地盘把库尔德控制区切分成了两半。这一切显然都是想要利用库尔德人快速歼灭ISIS的美国不愿意看见的。

  既然都闹掰了,土耳其当然不介意再往前走一步。一方面继续跟俄罗斯加强合作甚至共同协调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甚至不顾北约组织多次警告引入俄制武器系统,另一方面则是狠狠打击美国支持的库尔德武装。

  “天要下雨娘要嫁”,土耳其既然对北约不够忠诚,那美国也就没必要给脸色了。一些美国国会议员甚至要求政府制裁土耳其。如果此事一旦在国会通过,那么很可能出现北约盟主制裁一个北约成员的奇观。

  

  然而,即使矛盾已经接近白热化,是否真的要彻底“拉黑”,两国其实都有顾虑。毕竟,要考虑的因素还有太多。

  经济因素是埃尔多安不得不考虑的。

  要知道土耳其国内,他的主要支持率就来自于经济的发展。美国作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其操弄经济杠杆的手段,土耳其根本招架不起。最近一段时间里,土耳其的货币始终因为经济形势而不断下跌。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土耳其未来的经济状态不容乐观。如果经济发展长期受困,土耳其国内的反对势力会借机闹事,直接威胁到老埃的执政基础。

  而对美国来说,由于自身实力的衰减,世界上几个跟美国利益有重大关切的热点地区已经疲于应付了,如果真要摧毁政变都无法动摇的埃尔多安政权,显然要花很大力气,几乎不可能。况且,土耳其毕竟还是个北约盟国,使用过于激烈的手段造成北约分裂,必然成为美国的重大挫败,尤其是在东地中海这个对俄包围的重要地带,一旦出现一个缺口,这个地缘危机的代价过于沉重。

  所以,总的来说,如果埃尔多安不改变执政立场,美土关系的疏远是一种难以挽回的趋势。但双方都是明白人,横跨欧亚战略要冲的土耳其也深知他在美俄两国间的价值,吵归吵,闹归闹,不会“老死不相往来”。不过,这世界早已不是一个霸权独揽的天下了,美国hold不住的故事,以后还会有。

责任编辑:张迪

  原标题:[解局]敢跟美国杠,土耳其吃了啥牌子的豹子胆?

美国与土耳其,曾经北约的两个盟友最近却闹得不可开交。

  美国与土耳其,曾经北约的两个盟友最近却闹得不可开交。  

  10月8日,美土相互“拒签”;两天之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表示,土耳其官员将抵制美国驻安卡拉大使,不再将其视为美国驻土耳其代表。两国关系走向冰点,甚至有人断言:美国土耳其不可能重修旧好了。

  

  前不久,土耳其法庭裁定《华尔街日报》一名记者因从事恐怖主义宣传获罪,判处她两年零一个月监禁,理由是,2015年她撰写了一篇文章,事关土耳其安全部队与库尔德分裂分子在土耳其东南部的一次冲突。上周,土耳其还违背“美国使团设施和人员安全”的承诺,逮捕了一名曾在美国领事馆工作的土耳其公民,明显就是让美国下不来台。

  美国当然也不好惹。华盛顿当局随即宣布暂停美国在土耳其的签证服务。土方立马又对美拒签以牙还牙,甚至以抵制美国大使的方式,表现出更为强硬的态度。这已经完全不是奥巴马上台时期两国那般“恩爱”了。

  但奥巴马执政期间,美土关系虽然紧密,安全问题依然是两国间的疙瘩。当时,奥巴马对中东基本采取了“能抽身则抽身”的态度,先从伊拉克撤军,再拒绝直接介入叙利亚打击ISIS。这种一无所成的中东政策,除了造成ISIS坐大之外,也让中东变得“碎片化”,出现了“权力真空”。

  于是,土耳其试图填补这种“真空”。为了追求自己理想中的“强大土耳其”,埃尔多安采取的种种内政外交政策其实跟西方的价值观是绝少一致性的。埃尔多安治下的土耳其,从来不是美国想要的民主的、西化的土耳其,而是奥斯曼式的东方霸主土耳其。

  

  土耳其与西方的渐行渐远,有其历史原因,也是西方国家决策失利的结果。

  在埃尔多安执政前,土耳其本是亲西方的。冷战期间,土耳其因为地处黑海到东地中海的要冲,对于竭力封堵苏联的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来说意义重大,因此西方拼命拉拢土耳其。而当时的土耳其,实行的是“国父”凯末尔确定的严格世俗化和民主共和制,所以表面的社会价值观与西方国家差距不大,而面对苏联南下的战略压力,加入一个强大的军事同盟体制显然可以极大改善自己安全环境。

  如此一来,尽管土耳其跟欧洲国家有着明显的文化背景差异和种种历史纠葛,北约组织仍然慷慨接纳了土耳其。土耳其不仅在政治社会制度上紧跟西方,在经济发展战略上也不断向欧洲靠拢。从欧共体时代开始到欧盟,土耳其一直努力让自己成为欧洲的一份子。

  不过土耳其“向西”靠拢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

  从土耳其成为“入欧”的候选国开始,各种谈判就变成了漫长的马拉松,与华约崩溃后的东欧国家纷纷“入欧”相比,身为北约盟国的土耳其为“入欧”所做的种种努力却成了竹篮打水。

  宗教色彩浓厚的埃尔多安掌权后,一改土耳其紧密联系西方的思路,“掉头向东”,巧妙利用历史和宗教因素打入海湾国家市场,通过劳务出口工程承包等等方式,迅速拉动了土耳其经济快速增长,一举跳出了长期经济低迷的困境。这也改变了土耳其主流的社会认同,以“泛突厥”为代表的亲东方意识形态快速崛起,成为一支有力的思想力量。

  谁曾想,“泛突厥”思想在“阿拉伯之春”后迅速发展扩大,成就了ISIS,并突然从伊拉克崛起并迅速在叙利亚恶性膨胀起来,后来干脆狂妄地向着整个文明世界宣战,并且要把半个欧亚大陆席卷其黑旗之下。

  当恐怖主义成为世界公敌,埃多尔安不得不重新考虑宗教态度和东西方策略。特别是俄罗斯直接出兵叙利亚扭转战局后,土耳其直接支持的反对派溃不成军。于是,埃尔多安索性仰仗北约成员的身份,在2015年底断然击落了俄罗斯驻叙部队的轰炸机。这等于重新向西方纳了“投名状”。

  然而,北约成员国却不想被拖入一场与俄罗斯的战争中,对土耳其的这一举动表现冷淡。这让埃尔多安很是尴尬,对西方越发疑虑。

  

  库尔德问题让这种疑虑变成了巨大的裂痕。

  为了打击ISIS,美国大力扶植库尔德工人党派,为其提供武装。这一下就触动了土耳其敏感的神经。在土耳其东南部30%的土地上,占据人口总数20%的库尔德人始终存在独立倾向,而在与之相邻的伊拉克,库尔德人已经进行了独立公投。美国这一做法显然超过了埃尔多安的底线。

  忍无可忍之下,埃尔多安立即抓住俄罗斯不计前嫌伸出的“友谊之手”。他亲赴莫斯科向普京就土方击落俄飞机一事道歉,并且跟俄罗斯结成了统一阵线。有了俄罗斯的支持,土军迅速出动扶植自己嫡系“反对派”控制了一片地盘把库尔德控制区切分成了两半。这一切显然都是想要利用库尔德人快速歼灭ISIS的美国不愿意看见的。

  既然都闹掰了,土耳其当然不介意再往前走一步。一方面继续跟俄罗斯加强合作甚至共同协调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甚至不顾北约组织多次警告引入俄制武器系统,另一方面则是狠狠打击美国支持的库尔德武装。

  “天要下雨娘要嫁”,土耳其既然对北约不够忠诚,那美国也就没必要给脸色了。一些美国国会议员甚至要求政府制裁土耳其。如果此事一旦在国会通过,那么很可能出现北约盟主制裁一个北约成员的奇观。

  

  然而,即使矛盾已经接近白热化,是否真的要彻底“拉黑”,两国其实都有顾虑。毕竟,要考虑的因素还有太多。

  经济因素是埃尔多安不得不考虑的。

  要知道土耳其国内,他的主要支持率就来自于经济的发展。美国作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其操弄经济杠杆的手段,土耳其根本招架不起。最近一段时间里,土耳其的货币始终因为经济形势而不断下跌。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土耳其未来的经济状态不容乐观。如果经济发展长期受困,土耳其国内的反对势力会借机闹事,直接威胁到老埃的执政基础。

  而对美国来说,由于自身实力的衰减,世界上几个跟美国利益有重大关切的热点地区已经疲于应付了,如果真要摧毁政变都无法动摇的埃尔多安政权,显然要花很大力气,几乎不可能。况且,土耳其毕竟还是个北约盟国,使用过于激烈的手段造成北约分裂,必然成为美国的重大挫败,尤其是在东地中海这个对俄包围的重要地带,一旦出现一个缺口,这个地缘危机的代价过于沉重。

  所以,总的来说,如果埃尔多安不改变执政立场,美土关系的疏远是一种难以挽回的趋势。但双方都是明白人,横跨欧亚战略要冲的土耳其也深知他在美俄两国间的价值,吵归吵,闹归闹,不会“老死不相往来”。不过,这世界早已不是一个霸权独揽的天下了,美国hold不住的故事,以后还会有。

责任编辑:张迪

杭州有哪家医院是治癫痫病的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